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txt-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真的是撿到寶了!展示

Home / 懸疑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txt-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真的是撿到寶了!展示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小說推薦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逃亡游戏:我被全人类通缉了
林季对于沈不言的描述有些无语。
刚才,他脑袋里面浮现出来的画面,是一些跟现在进行时没有多大关联的画面。
上一秒他还看到的是那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老师。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佝偻背影。
男人佝偻着背,穿着白色的大褂。
他的手里面拿着一些不知名的工具,周围的气息都是十分冰冷的。
恍然间,林季甚至觉得自己就在某个地窖里面。
就是这个男人的背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导致他刚才那么久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沈不言,我刚才好像记忆错乱了。”
“我看到了一个档案室,藏在地窖一样的地方有着好多的档案。”
“就在你提及米朵的时候。”
听到林季的话,这下轮到沈不言呆愣住了。
“你看到档案室了?”
沈不言的反应,让林季感到奇怪。
听到他这个话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发问是什么样的档案室吗?
为什么沈不言的反应,更像是带了几分惊喜?
林季的五官有些拧巴在了一起,对于沈不言的反应,他有些不能理解。
“你是不是……”
沈不言摆摆手,直接打断了林季的话。
“我知道你想问我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现在我才想问你这个问题呢。”
“你看到的档案室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符号或者特殊的人出现在档案室之中?”
林季呆愣得点点头,“有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有点驼背……”
“驼背?!”
沈不言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他激动万分得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了林季的胳膊。
“你确定是驼背的?”
林季点点头,“确定。”
沈不言兴奋不已,脸上的喜悦更是不加任何掩饰。
他松开了林季,然后一边拍着大腿狂笑,一边一手朝着林季的背后拍了又拍。
神籙 蕭瑾瑜
“绝了!”
“你真的绝了!”
“我真的没想到啊!这个小老头的研究真的成了!”
沈不言连着的几句话,都让林季听得云里雾里的。
林季皱着脸,疑惑得看着沈不言问:
“什么……研究?”
沈不言笑个不停,眼角周边甚至都挤出了几条皱纹。
林季看着有人要从电玩城出来,赶忙就又把眼睛闭上了。
沈不笑的嘴有些疼,才停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嘴角。
“是这样啊,我给你讲个事儿,你一会儿就明白我这是咋回事了。”
沈不言清了清嗓子,抬脸在周围巡视了一圈,锁定了一家咖啡店。
“走,我们去那边。”
沈不言拉着林季走到咖啡店的吧台。
“冰美式吧,加奶双倍糖。”
“给他来个……你喝啥?”
沈不言扫了一眼菜单,转头问林季。
林季表示很无语。
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个瞎子啊!
这样明晃晃得问他喝啥,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再说了,林季哪里喝过这些东西啊!
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店门外进来了其他的顾客,林季才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沈不言反应过来了这码事,赶忙对着店员补充了一句:
“那个什么巧克力绵绵冰吧,给他来一份。”
沈不言找了个比较靠里面的小角落,二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沈不言盯着林季看了半晌,突然伸出手朝着林季的耳朵凑了过去。
林季感觉到面前的风有些不对劲,本能得向后退了一下。
沈不言诧异:“你看到我了?”
林季摇摇头,“不是,就本能反应。”
“你干嘛?”
沈不言嘿嘿笑了笑,抬手朝着林季的耳朵上拽了拽。
林季一把打掉了沈不言的手:“干什么啊!疼!”
沈不言收回手,啧啧摇着头:“做的跟真的一样,还知道疼。”
林季一脸不爽,“我是个人啊!就算我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克隆人,那也是个人!”
“会喘气!会疼的!”
沈不言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不得了不得了。”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端着咖啡送到了二人面前。
沈不言瞥了一眼那服务员,视线又放在了林季的身上。
“我给你说吧,我把你从白冰手里带过来,真的是捡到宝了。”
林季没有接话,而是直勾勾得盯着那桌子上的巧克力绵绵冰,直咽口水。
君九龄 希行
他端起那杯饮品,很自然得就将饮品往嘴巴里送。
沈不言看到林季这般无害的样子,很不自然得揉揉头发。
“从哪儿跟你说呢……”
林季感受着这个饮品带来的冰凉,抬起脸的时候还砸吧了两下嘴。
“你想从哪儿说从哪儿说,自己人,不讲究这个。”
沈不言停下揉头发的手,看着林季的眼神都变得软了几分。
“你这个小孩儿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和心眼。”
林季摆摆手,“我刚出来的时候倒是觉得全世界都是坏人。”
“走到哪儿,我都的防着点。”
“也就白冰和你,哦,再加一个许十七,让我感受了一下这个世界还有真情有真爱吧。”
沈不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从哪儿学的这些奇怪的台词。”
林季抬起手,指了指门口玻璃上贴的标语。
沈不言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端起咖啡,抿了抿。
“你看到的那个驼背的人,是我们这个特案小组里面的一个教授。”
林季抬起脸,“教授?”
沈不言点点头,表情收敛了一些,使得周围的气氛都变得严肃了一些。
“只是一个代号吧,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个未知数,不是我这种小职员能知道的身份。”
林季撇撇嘴,又吸了一口绵绵冰。
“搞得神神秘秘的。”
沈不言喝了一口咖啡,看着门外来往的行人,眼神迷离了几分。
“这个教授,在多年前就私藏了一批档案。”
“这个档案里面,只有一份流出,并且很快就结案了。”
林季听着这个话茬,皱着眉头看着沈不言。
“又是我这份?”
沈不言点点头,“原本我只是觉得在我前一任的那个队长是个老混蛋来着。”
“直到那天我们在那个镇子里面,我看到了我师父私底下调查的东西。”
“关于你的档案,原本就被封了起来,后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流出就被快速判定你是凶手了。”
“有人在操控着这些事情。”
林季的表情跟着凝重起来,“所以你说的那部分私藏的档案,就是我前面看到的那个档案室里的?”